欢迎您的访问!

60周年

60周年
当前位置 :首页 > 60周年 > 工作动态
“南湾六十载治淮锁水患”系列之四——关山月:水库工地画“新路”
时间:2015/5/16  来源:  点击: 309 次


    首席记者姚伟文图



    引子


    关山月曾经在南湾工地劳动,还画了很多画。从一位老职工口中,南湾水库管理局局长丁立平得到这样一个信息。


    正在筹划水库60周年庆的丁局长非常感兴趣:关山月是二十世纪后半叶重要的国画大师,他与傅抱石合作的《江山如此多娇》一直悬挂在人民大会堂迎宾厅。他是怎么与南湾结缘的?在这儿画了什么样的画?


    不了解不知道,一了解吓一跳。


    关山月在南湾的经历并非可有可无,而是异常重要。当时,在水库建设工地,关山月找到了新的灵感和激情,找到了新的创作源泉!由此,他本人画作出现重大转变,并带动中国国画转型。在南湾,关山月画出具有开创性的标志性作品,引领中国山水画焕发活力,再度辉煌。


    在南湾水库工地,关山月创作了一系列速写和山水画《新开发的公路》。这幅山水力作曾入选1955第二届全国美术展览会,同时发表于《人民画报》,可谓名噪一时,标志着关氏在新中国成立后画坛的亮相,为他带来极大的声誉。
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这幅作品改变了中国画。传统的山水画更多寄托中国文人意趣,《新开发的公路》却把山水画与社会生活结合在一起。此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,建设新中国的奔涌激情和恢弘场面,成为古老艺术新的视觉资源和灵感源泉。


    《新开发的公路》画的是南湾为运输建设材料开辟的新路,同时也是中国发展的新路、关山月创作的新路、中国画的新路。


    当年的建设者重回南湾时,常常激动不已。记忆中的荒山秃岭,因为他们的劳动彻底改变了模样,成为钟灵毓秀的风景。看着山清水秀的水墨南湾,建设者们无不深感自豪、欣慰。


   其实,当年的建设者自己就曾是一道风景。万人奋力、重整山河的场面,有着激动人心的壮美,正是这种壮美激发了关山月,促使他拿起画笔,把那个瞬间变成永恒。


    关山月结缘南湾


    关山月能画出《新开发的公路》,除了在南湾获得了灵感和激情,还与他的师承和个人画风有关。或许是一种命中注定的缘分,让他有了这次南湾突破


    关山月是广东人,生于1912年,父亲为他取乳名应新,有希望他能适应新的时代之意。成年后在广州读书时,关山月酷爱学画,得到岭南画派主要创始人高剑父的赏识,成为高氏入室弟子。


    高剑父重视写生,倡导笔墨当随时代折衷中西,融汇古今。这些观念对关山月影响极大,他终生的创作和教学,都在实践老师的艺术主张。他走遍中国大地,坚持写生创作,不动我便没有画,不受大地的刺激我便没有画,他的这句名言,在画坛广为人知。


    抗日战争初期,关山月经历了颠沛流离的逃难生活,目睹日军的暴行和中国百姓的苦难,他创作的一批抗战题材画,在港澳展出时引起文化界的注目,赢得岭南画界新星之誉。


    随后,他从澳门回到内地,再从广东出发,经广西、贵州、云南到达四川。他一路上经历无数辛苦,却一步步养大了胆子,决意远游西北,出嘉峪关,入祁连山,游敦煌莫高窟。历时5年多的艰难旅行中,关山月画了数百幅速写,反映各地人民生活和祖国壮美山河。他的《西北纪游画展》在重庆大受欢迎,郭沫若赞其为国画之曙光


    新中国成立后,关山月受命在广东参加土改,担任人民法庭副庭长三年之久,基本中止了绘画创作。


    1953年,华南文艺学院美术部、中南文艺学院美术系和广西艺专美术系合并,成立中南美术专科学校,校址设在武昌。关山月受命北上,出任该校副校长,从此再拾画笔。


    美专学生经常下乡实习和写生,正在建设中的南湾水库距武汉不远,被选为实习地点。喜欢四处游走的关山月总是争取参加教学实践,每次学生实习都少不了他。1954年,他带着学生北上信阳,遂与南湾结缘。


    在南湾水库工地,关山月看到了全新的生活图景。人们怀着巨大的建设热情,万众一心收拾旧山河,那场面,让人顿时感觉到什么叫新中国建设洪流。曾长期亲历祖国忧患的画家被深深感染,迫不及待地要融入其中。


    猿猴惊异山河之变


    关山月在南湾画了八张速写,主要是肩挑人抬,熙熙攘攘的劳动场面,但最著名的却是一幅山水画,名叫《新开发的公路》。


    关山月对这一题材很偏爱,可以说,在路上是关山月的精神生存状态。他一生各个阶段,都是对于路的描绘。在他的笔下,峨眉山路芳草萋萋、青海原野雪路荒寒、重庆码头坡路艰辛、塞外冰河路途渺茫……在他的上,有壮丽的风光,更有破败、惨淡和黯然神伤。


    但他所画的《新开发的公路》却与以往不同。这是一条劈山所造的路,蜿蜒于群山峻岭中,一辆汽车轰鸣而来,惊飞山鸟,惊醒山林。而近景的松林中,七八只猴子都被轰鸣声吸引,一起举目望向汽车。


    整个画面新奇、生动、充满朝气。很显然,关山月是在用这条路借喻新中国开天辟地的变化,在一片蛮荒中,新时代的人们开辟出一条通向远方的希望之路。有评论家认为:此作中关山月巧妙地以山野猿猴惊异于山河之变,从侧面展示主题,可说别具才情。假若关氏是以画中的猿猴自况的话,那么,关氏那一代知识分子在建国后,迫切要求融入社会主义国家建设洪流的心情则可见一斑。


    这幅画一问世,即引起了广泛的关注。上世纪五十年代初,美术界对新国画有着很高的期盼,徐悲鸿、艾青、李可染等都认为国画需要改革和发展,以适应时代需要。许多画家也试图从传统中走出来,但都没能以国画的笔墨展示新时代的变化。而关山月这幅画却给人耳目一新之感。


    关山月本来就擅长描绘器物山水,这得益于他的老师高剑父。高氏在民国初期就致力在画中表现诸如汽车、飞机、坦克、电线杆等新事物,以增强作品的时代感。他的这些画作具有实验意义,奇崛但有夹生之感。而关山月在这方面更胜乃师,他能灵活自如地把自然山水和新生活图景融为一体。这种能力,在《新开发的公路》中得到完美体现。他的成功,对那个时代的中国画创作产生深刻影响。新国画也如同新中国突破束缚一样,开创出新生的路向,这是多么的新奇和激动人心。有人评价说。


    南湾工地为关山月提供了灵感和激情,而关山月也为水库建设留下永恒的记忆。


    隔着60年岁月,现在的读者,可能很难感受上世纪五十年代大建设的热情。我们对那个时代的了解,被反右文化大革命阻断了。采访中听到的一些故事,让我们感慨不已:南湾特等劳模富伯康功勋卓著,为了水库建设,他让在北京工作的妻子调到工地,与他一起住窝棚,但文化大革命一开始,他被打为反动权威特嫌,蒙受各种屈辱;水利部长傅作义的弟弟傅作恭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水利工程博士,经哥哥动员回来报效祖国,却在1957年被打成极右分子,在酒泉劳动改造时,饿死在冰天雪地里。傅作义得知消息,泪流满面……


    或许这样的故事,让我们更应该隔着整人的年代,追忆那段干事的岁月。
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
上一条:“南湾六十载治淮锁水患”系列之五——防洪、发电、灌溉,造福信阳六十年
下一条:“南湾六十载治淮锁水患”系列之三——化解难题筑造“铜墙铁壁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