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的访问!

60周年

60周年
当前位置 :首页 > 60周年 > 工作动态
“南湾六十载治淮锁水患”系列之三——化解难题筑造“铜墙铁壁”
时间:2015/5/16  来源:  点击: 241 次


首席记者姚伟文图


    引子


    南湾大坝的质量是最好的,全国闻名!铜墙铁壁!在信阳采访期间,我采访的所有人——大坝建设者和维护者,众口一词称道。


    建设者对大坝的信心,是因为当年施工时曾遭遇重大波折,这次波折促使南湾建设更科学、更严谨,从而确保了工程质量。


    修筑大坝遇到的问题,曾迫使工程停工一年多,中苏技术人员合力寻找解决地质难题的途径,最终找到了最佳方案。而在此期间,早于南湾兴建的板桥、石漫滩等大坝发现质量问题,南湾因此重新检测已修筑的部分大坝,发现存在同样问题。技术人员进行了充分的试验,找到了补救的方法。


    重新开工后,南湾工程改进修筑技术,加强技术检测和质量控制,遂使大坝建设水平取得突破性进展。


    南湾大坝完工后,建设大军马上分路北上,复建板桥、石漫滩、白沙等大坝,后来又投入河南各地水库建设。在南湾成长起来的水利建设队伍,分拆为河南省第一、第二水库总队(后来分别演变为河南省水利第二、第一工程局),成为河南水利建设的主力军。


    打铺盖解决大难题


    19532月,南湾大坝建设遇到大麻烦。此时距开工仅仅三个月左右。


    开工前,淮河水利委员会曾多次组织勘查和论证,水利部长傅作义、地质部长李四光都曾带专家亲临工地,确认坝址,同意了输水道、溢洪道工程轴线,并选定土坝方案。


土坝的全称,叫黏土心墙砂壳坝。这种坝中间用黏土碾压成防渗墙,两侧依次用细沙、鹅卵石、片石做成坝壳,起到抗压作用。当时国内水泥稀缺,河南更是没有一家水泥厂,但河南却有着优质的黏土,因此水库多采用这种坝。即使以今天的眼光看,这种坝也没有质量问题,并有抗震性能良好的优点。


    修建这种坝,要先开挖截水槽,把风化、破碎的岩石全部挖出来,一直挖到完整而坚实的基岩。然后在截水槽底部打上钢筋,浇筑1多高0.8厚的混凝土墙,以此为根基修筑黏土心墙砂壳坝。


    浉河左岸的截水槽顺利完工,并开始修筑大坝,但右岸却有40多米截水槽怎么也挖不到基岩,后发现是大断层,宽达44,纵观山口,前期勘查时没能发现。


    钻探表明,断层内岩石破碎严重,并含可溶性碳酸盐,如果不加处理,水库蓄水后压力增大,有可能形成管涌,威胁水库安全。


    这个断层十分棘手,技术人员迟迟拿不出解决方案。19537月中旬,经水利部批准,整个工程停止施工,大部分民工暂时解散回家,干部一部分调出,一部分组织学习水利技术。


    为了获取更多地质资料,淮河水利委员会调来佛子岭和官厅水库的地质钻探队,找出了断层深度和走向,取出可供鉴定分析的岩芯,为科学决策提供了充分的依据。


    与此同时,苏联专家布克夫、沃罗宁再度来到南湾,与中国专家共同研究处理措施。布克夫等人提出灌浆的办法,但压力达不到,水泥浆灌不下去,难以达到预期目的。


    山重水复疑无路之时,有中国专家想到了筑坝用的黏土。中国人历来善于用土,既然黏土防渗,能不能打铺盖”——用黏土覆盖断层?


    经试验,此办法效果良好且简单易行,被中外专家一致认可。处理措施逐渐完善:断层上的截水槽加宽至25,挖深4,然后沿断层向上游打铺盖,黏土碾压的铺盖158、厚3,其前端加挖截水槽,用黏土填实。黏土铺盖上覆盖细沙、鹅卵石、片石,一如大坝结构。


    195410月,在停工一年零三个月后,工程修正设计和施工设计编制完成,水利部批准南湾全面复工,并调集技术人员和干部增强施工力量。


    王永福先生——河南水利二局原总工曾亲历其事,他绘了大坝和断层铺盖示意图,把复杂的技术问题讲得形象、生动。不仅如此,王永福还说到另一段故事:这次停工,不仅解决了断层问题,还因祸得福,及时发现了黏土心墙质量问题,及时补救,才得以成为闻名全国的铜墙铁壁


    六轮气胎碾推广全国


    王永福是在治淮中成长为水库专家的。他是许昌长葛人,曾参加石漫滩水库建设。1952年年底,河南治淮总指挥部成立技术人员训练班,年仅17岁的王永福被抽去学习一年,1953年年底毕业后,分到南湾,担任大坝质量检查员。


    这时候,先于南湾兴修的板桥、石漫滩水库大坝先后出现水平裂纹,经检查是黏土和细砂碾压出现问题。此事引起广泛关注,南湾因此在已建大坝上挖了7个试坑,检查结果令人出一头冷汗:黏土心墙有浮土!判断是因为铺层太厚、碾压次数控制不严所致。


    为确保大坝质量,技术人员进行大量试验,得出定量数据:铺20厘米,碾压15遍,黏土心墙能达到设计要求。


    在压砂试验中,技术人员创制了一种六轮气胎碾,这种压砂机车身短、轻便,进退灵活,大小面积均可使用,提高工效三倍多。用这种碾,铺砂厚40厘米,碾压12遍,可达到设计标准。


    南湾工程重新开工后,700多米大坝上,安排技术检查员80多人,专门负责质量控制。


    寒来暑往,复工一年后,大坝建成,坝高35,坝顶长743,截断浉河,连接两山,巍然壮观。经验收,大坝施工质量良好,各项指标达到设计要求。


    南湾人摸索出来的经验,引起河南乃至全国各地水库的注意。他们创制的六轮气胎碾更被全国推广应用,大大降低了各水库压砂成本。


    1955115,南湾大坝完工的当天,当时的建设者刁汉举接到指令,让他带17名干部支援白沙水库大坝复建。


    那天大雪纷飞,天寒地冻,帽子上都结冰。”60年前的那一幕,刁汉举至今仍历历在目:领导让我去信阳运输公司要车,那是辆大卡车,上面焊钢筋搭帆布篷。夜里12点,干部和家属20多人坐上车,一路上只听得风吹帆布哗啦哗啦的声音,大家在车上(快)冻死了。凌晨到地方,人都冻得下不了车……”


    就在那冰天雪地的日子,南湾建设者连夜分批北上,前往板桥、石漫滩、白沙等水库。因为缺乏经验,质量控制不严,这些先期修建的大坝出现问题,亟待复建。


    南湾培养出来的水利人才成为河南水利建设生力军。复建完板桥、石漫滩等大坝,他们继续奔忙在中原大地,鲇鱼山、宿鸭湖、陆浑、泼河等水库,都留有他们终生的记忆。
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
上一条:“南湾六十载治淮锁水患”系列之四——关山月:水库工地画“新路”
下一条:“南湾六十载治淮锁水患”系列之二——十万人马战南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