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的访问!

60周年

60周年
当前位置 :首页 > 60周年 > 工作动态
“南湾六十载治淮锁水患”系列之二——十万人马战南湾
时间:2015/5/16  来源:  点击: 296 次


    首席记者姚伟文图


    引子


    傅作义,国民党二级陆军上将,1949年率部起义,使古都北京免遭兵燹。新中国成立后,他出任水利部长,自此酷爱水利事业,在这一岗位工作长达25年,由一位将军转型为共和国水利建设的组织者。


    治淮期间,傅作义经常出现在各大工地,仅南湾他就来了两次。一次在水库开工前,他带苏联、中国专家查勘坝址,确定土坝方案;一次在水库即将完工时,他前来慰问全体建设者,要求保证质量,加快进度。


    治淮工地上,傅作义被建设者们的热情深深感染,他曾写下一段充满正能量的文字,记述那段激情岁月:


    我所看见的一切,真是满眼都是力量,满眼都是希望。我看见几十万名农民集中在一起工作,秩序井然,有条不紊;我看见几万张锹,几百架夯,在一个号令下,一齐操作……我看见凭劳动人民的双手,平地修起蜿蜒千百公里的长堤和巨大雄伟的建筑,对着淮河的水流,傲然欢笑……这景象给我最大的感动,使我深刻体会到毛主席所领导的革命的意义。历史上没有一个政府,曾经把一个政令、一个运动、一个治水的工作,深入普遍到这样家喻户晓的程度,这是一个空前的组织力量。


    是的,那时的中国,有着空前的组织力量。中国曾是一盘散沙,甲午战争的时候,长江水师看北洋水师的笑话,此前的鸦片战争,此后八国联军入侵之战,中国都没有完全组织起来。民国时期,国家组织力有了一些提高,但共和国建立后,国家的组织能力空前提高,抗美援朝、治理淮河,都能做到全民总动员。


    一定要把淮河修好,毛泽东的这句话,不仅是他的个人意志,更顺应民心,代表民意,激发起淮河流域乃至全中国人民的热情。


  十七省调集人才


    你把手枪、子弹留下,去挖水库吧,其他东西也不用多带,过半年就回来了。


    60年前的细节,刁汉举仍历历在目。那是他生命中的一个重大转折点。


    刁汉举是南阳唐河人,当时在新蔡县干财粮(相当于后来的财政局)。他的领导并不清楚修水库是怎么回事,所以跟他说是挖水库。刁汉举后来再也没有回新蔡工作,他先在板桥,不久来到南湾,随后辗转河南各地水库,干了一辈子水利。


    南湾水库工程管理局办公室里,刁汉举、周常模、王永福、陆安国、史培钦、王德元等人围坐一起,他们都是八旬以上的老人,是当年水库的建设者,谈起60年前的往事,青春记忆让他们的眼中闪烁别样的光彩。


    周常模是信阳罗山人,他当时是罗山第二区民政助理。罗山组织民工总队来南湾,要抽调一个宣传委员,问他:愿意去不?他回答得很干脆:愿意!


    当时毛泽东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题词传扬四方,参加治淮是非常光荣的事,报名的人很多,跟当兵一样,要参加体检,身体好的,家里走得开的才能来。选好人后,各村组成班,各乡组成连,各县叫大队,各地区叫总队,集体开拔到南湾。


    参加南湾建设的民工主要来自信阳、驻马店(当时属信阳管辖),以及南阳唐河、方城。唐河、方城属于长江流域,本来与淮河没有关联,不过当地农民也以参加治淮为荣。


    治淮的人,胸前都有一个小牌牌,上面有毛主席题写的一行字:一定要把淮河修好。戴着这牌牌,人们都很尊敬你,在开封看戏、看电影都不要票。陆安国说。


    除了各地农民,参加南湾建设的,还有水利二师的1000多名官兵,河南、华东劳改总队。


    水库建设的技术人员,更是来自全国各地。当时在东北、华北、江苏、上海、广东等地大量借调、招聘技术人员,一些南京大学、浙江大学水利系的学生,没毕业就来了,急着用人啊!刁汉举说:共有17个省的1700多名技术人员参加兴建南湾水库。


    参加南湾建设的,还有7位苏联专家和一位捷克院士,他们主要参与重大技术问题研究。说起这些外国专家,王德元等人还能准确地说出他们的名字、相貌,讲起他们的逸事。


    南湾建设者共有8.5万人左右,号称十万。按照当时的说法,是十万人马战南湾


    满腔热血建大坝


    小小的南湾村突然来了八九万人,住宿一时成了大问题。


    我那年21岁,专门为民工建房子。南湾村村民严志凤告诉记者,从南方运来大批竹竿,先挖坑埋柱子,把竹竿搭建起来,盖上箔,把稻草、麦草编成席,铺上就成。


    建房根据地形,地盘宽的盖大的,有十几间;地盘小的盖三四间。民工来之前就开始建房,边来边建,南湾一带山脚丘陵上,住的全是人


    来自全国各地、全省各地的建设者,住的都是这样的房子。两边是大通铺,中间是走廊。平时还好,下起雨来,床上又是水又是泥。有的房子建在冰上,烤火冰化了,床都会歪倒。


    尽管如此,来到南湾的人都安心住了下来。当时生活艰难,人们耐受度高,更主要是治理淮河的热情已被点燃,没有人过于计较各种待遇问题。


    60年前的中国,与现在的差别超出想象。如今中国水泥产能过剩,重型机械产能过剩,而60年前,工程机械极少,水泥更是稀缺。大型建设主要依靠人力,拼的是满腔的热血和强壮的四肢。


    但修建水库只凭热情显然不够,更需要科学的态度和细致扎实的工作。


    南湾是典型的山谷水库。山谷是河流汇集处,水资源丰富,等高线下凸,选择合适的地方修建大坝,将汛期来水拦截在山谷中。山谷水库的关键是大坝,如果大坝质量不好,就会有无穷隐患,甚至水利变水害


    南湾水库大坝采用的是黏土心墙沙壳坝,中间用黏土压实,两边是沙子、片石。这座坝抗震性能良好,但对黏土等材料的要求极高。


    南湾大坝的黏土,比粮食都贵。当年负责取土区管理的陆安国说,要把表层土去掉,将土中的草根、树叶等捡拾干净,因为这些东西腐烂后会形成空隙。大坝对黏土含水量的要求极高,太干会有裂缝,太湿就成糨子了。所以要把土弄碎,铺到太阳下晒,含水量符合要求时,把土堆起来,周围挖排水沟,上面盖帆布棚,我们称为土牛。建坝时,黏土铺到一定厚度时,反复碾压,直到达到技术要求。


    南湾大坝的质量最好!南湾水库工程管理局原总工邓记德说。


    邓老是广东人,1962年毕业于武汉大学。毕业前,水利部的人去学校作报告,说水库管好是宝,管不好是老虎,现在很多水库管理不善,希望你们下去管好水库。听了这番话,他自愿报名来到南湾,至今已经与这座水库相伴了50多年。他长期负责大坝维护,曾做过剖面勘查,对大坝情况十分了解:挖开后,黏土心墙比年糕还要好!这座大坝建得非常好,看看这样的黏土,就知道当年的施工多么认真,多么用心。
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
上一条:“南湾六十载治淮锁水患”系列之三——化解难题筑造“铜墙铁壁”
下一条:“南湾六十载治淮锁水患”系列之一——南湾寻找治淮“大招”